快捷搜索:  

斯太尔造假三年 用行政部门高丽伪装利润 幕后主使竟是唐万货币

本报记者 王迎春

斯太尔(000760.SZ)的股民正面临迎头痛击。6月4日,这家已经被ST的上市公司被宣告因连续三年造假、且对实际控制人披露不实,因而触犯了监管红线,公司股票可能被实施强制退市。

这一切的源头需追溯至7年前,始作俑者曾在中国资本市场翻起惊涛巨浪,至今人们对他的评价依旧是褒贬参半,他是唐万新,昔日德隆的创始人。证监会历时一年余的调查终于使此人再次出现于公众面前。

7年前悄悄组局

斯太尔当前办公地位于江苏常州,注册地则在湖北荆州。办公与注册地分别在两个省,相隔千里,这其中的分别藏着这家公司的过去。斯太尔前称博盈投资,主营业务为汽车的配套构件,是在改组原湖北车桥厂的基础上成立。2008年、2009年,上市公司连续两年亏损,此后一直艰难维持,挣扎在退市边缘。直至2012年,上市公司终于向市场交出了一个解决方案——定向增发募集资金,收购资产。

记者梳理其方案核心,上市公司向 6家单位定向发行股票,共募集资金约15亿元。接着如此分配这些募集资金,花5亿元收购资产,3亿元用于此资产的增资扩产,另有3亿元用于上市公司技术研发,余下4亿元补充上市公司流动资金。

玄机就藏在上述6家单位以及被收购资产的实际控制人上,这些参与者表现出高度的一致性,其中1位参与者成为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,4位同时宣布要做财务投资人,放弃持有股份的表决权,余下1位与被收购资产拥有同一个实际控制人。

据了解,参与此次定向增发的6家单位分别为:东营市英达钢结构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简达钢构”)、长沙泽瑞创业投合伙企业(有限合伙)(以下简称“长沙泽瑞”)、长沙泽洺创业投资合伙企业(有限合伙)(以下简称“长沙泽洛”)、宁波贝鑫股权投资合伙企业(有限合伙)(以下简称“宁波贝鑫”)、宁波理瑞股权投资合伙企业(有限合伙)(以下简称“宁波理瑞”)、天津硅谷天堂恒丰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(有限合伙)(以下简称“天津恒丰”)。

除英达钢构以外,余下5家资金方,来自长沙的2只属于自然人江发明,来自宁波的2只属于自然人张银花。最后1只——天津恒丰为著名PE硅谷天堂(833044。OC)拥有。

这家PE界的著名机构,控股股东为山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,实际控制人为李国祥与王林江。不久前,硅谷天堂收购A股公司德宏股份(603701。SH)控制权一事曾引发市场与监管层强烈关注。

在斯太尔公布定向增发方案前夕,硅谷天堂就以约2.8亿元间接收购了一笔海外资产——Steyr Motors的全部股权,并将这块资产纳入硅谷天堂名下公司——武汉梧桐硅谷天堂投资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武汉梧桐”)。

短短几个月后,斯太尔就启动定向增发,并以5亿元收购武汉梧桐。也就是说,几个月间,硅谷天堂的帐面收益就接近100%,高达2。2亿元。

收购伴随着对赌,似乎是上市公司并购的常有节目。通常业绩的承诺方是资产原来的大股东。不过,在斯太尔这个方案中,承诺业绩的义务人不是武汉梧桐的最终控制方——硅谷天堂或关联人,而是英达钢构。

2013年的信披文件写得很清楚,英达钢构的实际控制人为冯文杰,与武汉梧桐的股东、实际控制人、上市公司当时的实际控制人、董监高不存在关联关系。在那次定向增发以及收购顺利实施后,英达钢构成为上市公司新的控股股东,冯文杰成为上市公司新的实际控制人。

不过,以上关系仅限于桌面以上。证监会经过一年多的调查将桌面以下的关系挑了出来。

证监会当前的调查结论为:唐万新、张业光、唐万川是斯太尔的实际控制人。理由是,自2013年至2017年,这3人通过主导斯太尔非公开发行、与投资人约定收益分成、实际承担业绩补偿、派驻管理团队控制董事会和管理层等方式,取得了经营管理权,能够实际支配公司的行为,是斯太尔的实际控制人。

罚款过关 追随者未来10年职业路断送

证监会向斯太尔下发的是《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》,待正式的《决定书》下发后,证监会会披露更详细的细节。然而,这份事先告知书已将秘密的大概面貌公示于世人面前。

尽管证监会尚未披露唐万新、张业光、唐万川3人生平与履历。但唐万新在多年前引发的市场震动,怎么可能令人忘记?

唐万新,1964年生人,现年56岁,童年在重庆万州度过,后随长辈迁入新疆。他以洗照片起家,商业秉赋非凡,在中国股市初兴之时,曾带领一拨乡亲熟人浩浩荡荡奔赴深圳买原始股,直至发迹。他善于产业整合,借助资本市场的力量,在国内率先开创出私募加上市公司的运作方式,而这种方式已成为当前私募界运营的基本打法。在他的领导下,他所创立的德隆系走出新疆,走向全国,在顶峰之时,这个体系控制的产业与金融的资产价值超过千亿,员工人数超过10万人,控制的上市公司达5家之多。2002年,他进入福布斯中国大陆富豪榜第12名。

唐万新兄弟共4人,他上面有三位哥哥,分别是唐万里、唐万平、唐万川。在德隆的管理团队中,4人各有权责,唐万新长期担任CEO,全面操盘,唐万里担任董事长,负责对外各种关系维护。唐万里曾以德隆董事长身份,出任过全国工商联副主席。

后来德隆资金链断裂,系统性踩踏事件不可扼止,兵败如山倒的同时,使众多投资人亦血本无归。2006年,唐万新终于因变相吸收公共存款和操纵证券交易价格非法获利,被判入狱8年。

6年之后,据《财经国家周刊》报道,即2012年夏天,唐万新出现在了梧桐资本集团会议室,这意味着他已经重出江湖。

据了解,梧桐资本集团于2011年成立于香港,董事长为凤凰卫士老板刘长乐。

据证监会此次调查,唐万新、唐万川以及张业光主导了斯太尔此前的定向增发与收购,英达钢构的实控人为冯文杰,而真正的实控人实为上述3人。定向增发与收购之时、之后,且不说约定投资收益分成,上市公司的董事会和管理层,其核心由上述3人派驻,这意味着董事会、管理层执行的是上述3人的意志。

前述定向增发期间及以后,两年间,斯太尔股价突飞猛进,而2015年股灾暴发前,早已与定增之初相距2倍余距离。此后股价又剧烈波动,从股灾之底迅速回升,又连连失守。这份跌荡起伏的K线走过的背景,是上市公司2014年至2017年,年度净利润大盈大亏。

这种大盈大亏的局面实并非真实反映了上市公司的基本面实质,而是一些人集体造假的结果。

据斯太尔往日公布的年报,2014年度净利润近1000万元;2015年度巨亏超过1.9亿元;2016年度获利超过4000万元。然而,据证监会当前的调查,这些均为人为打扮结果。打扮与调节利润的资金竟来自地方政府部门的拨款或奖励。

2014年度,武进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委会(以下简称“武进高新区管委会”)向斯太尔拨付1亿元,专门用于扶持柴油发动机项目。在时任上市公司董事长刘晓疆、时任上市公司总经理吴晓白的组织、参与、实施下。上市公司将这1亿元拨款以子公司专有技术许可入帐,将税金扣除后,余额全部确认为营业收入,从而虚增利润总额9433.96万元,虚增净利润7075.47万元。而这份技术许可业务是虚构的。

2015年年度,武进高新区管委会为斯太尔的子公司发放8050万元奖励。在刘晓疆、吴晓白等人的组织、参与、实施下,上市公司将这笔奖励变更了受益人,并支付给了其他公司,致使2015年度虚减利润总额8050万元。

2016年度,江苏中关村科技产业园管委会奖励其斯太尔2亿元。在刘晓疆等人的组织、参与、实施下,上市公司故技重施,将这笔钱以技术许可收入的方式入帐,扣除相关成本后虚增利润总额1。88亿元,虚增净利润1。41亿元。

如果对上述伪装进行卸妆与还原,斯太尔2014年亏损超过6000万元,2015年度亏损超过1.1亿元,2016年度亏损近1亿元。

连续三年亏损,斯太尔早该被实施退市。不过,在一帮人的打扮下,这家上市公司的股票得以继续在市场上交易,一些买低卖高的投资人仍在这只股票中追涨杀跌。

引发这一后果的直接责任人均受到处罚。上市公司时任董事长刘晓疆、吴晓白被处以10年证券市场禁入。在这10年间,此2人不得继续在原机构从事证券业务或者担任原上市公司、非上市公司董事、非上市公众公司董事、监事、高级管理人员职务外,也不得在其他任何机构中从事证券业务或者担任其他上市公司、非上市公众公司董事、监事、高级管理人员职务。这意味着,上述2人未来10年证券职业生涯路就此断绝。

其余在年报上签字的董监高们被处以不同数额的罚款,从3万到30万不等。而唐万新、康万川以及张业光被罚款60万,在金额上,这已属顶格。不过交完罚款后,唐万新等是否又可重摆棋局、再攻城池?恐怕并无实质阻碍。

由于英达钢构当前资金链已然断裂,据最新消息,其所掌握的上市公司股权已变更为成都国兴昌贸易有限公司名下。记者间接了解到,这家公司对于唐万新等组局一事竟全不知情,“完全掉进坑里了”这家公司一位工作人员介绍。

(责任编辑:魏京婷)



 中国经济网声明: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,属作者个人观点,仅供投资者参考,并不构成投资建议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

打开微信,点击底部的“发现”,使用 “扫一扫”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。

收购,实际控制人,唐万新,斯太尔,上市公司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  • 6
  • 7
  • 8
  • 9
  • 10
  •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    加载中......
    发表评论
    广东快乐十分 广东11选5 广东快乐十分 广东快乐十分 广东11选5 广东11选5 广东11选5 广东快乐十分 广东11选5 极速3D